博亿堂bet98金牌老

这位认识“怪字”最多的重庆学者获中国语言学

更新时间:2018-04-07    
毛远明教授。西南大学供图,华龙网发  著作《汉魏六朝碑刻校注》。西南大学供图,华龙网发 著作《汉魏六朝碑刻校注》全书。西南大学供图,华龙网发 工作中的毛远明教授。西南大学供图,华龙网发。

  华龙网3月31日18时45分讯(记者 林楠 通讯员 郑劲松 韩笑)毛远明,深耕碑刻文献数十年,被誉为“怪头怪脑的字认得最多的人!”他曾带病主持并完成国家重大文化工程——《中华字库工程-石刻文字的搜集与整理》,获得资助金额达1580万元,创重庆市社科类历史之最。2017年3月,毛远明不幸因病逝世,近日,他的著作因填补一项学术空白而获得中国语言学最高奖——王力语言学奖。

  填补空白 实现碑别字类工具书由字谱型转向字典型

  近日,西南大学汉语言文献研究所已故教授毛远明先生所著的《汉魏六朝碑刻异体字典》(中华书局2014年出版)荣获第十七届“王力语言学奖”。评奖委员会委员、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华学诚教授亲自来到西南大学汉语言文献研究所转发奖证,毛远明夫人委托研究所同事代为领奖。

  王力语言学奖由著名语言学家王力先生生前捐款设立,是中国语言学界最有影响的语言学专项奖,授奖对象为在汉语或中国境内其他语言研究方面取得卓越成就的中国学者,奖项评选十分严格,获奖论著能够代表近年汉语音韵、词汇、语法、文字、方言和民族语言研究等方面的最高水平。

  长江学者、西南大学文学院院长王本朝教授介绍,毛远明教授获奖作品《汉魏六朝碑刻异体字典》,历时十年之功,是海内外第一次对汉魏六朝碑刻异体字进行全面搜集和科学整理而出版的专业性学术工具书。该书材料真实可靠,内容全面系统,实现了碑别字类工具书由字谱型向字典型实质性飞升,填补了这一重大学术空白。

  出身贫寒 母亲曾变卖瓦房供他读书

  毛远明教授资料显示,他于1949年1月出生在四川简阳市草池公社一户农民家中,为供其读书,母亲变卖过房上的瓦和房梁。高中毕业后,毛远明回到草池公社当起中小学老师。1977年国家恢复全国范围考试录取大学生,从同事口中得知这一消息的毛远明,赶紧扔下手中正在批改的试卷前往报名。当年,毛远明以347分的成绩考上四川师范学院,当年录取分数线是275分。之所以要报考师范学院,是因为毛远明立志要成为一名优秀的老师,为新中国刚刚起步的高等教育事业加一把火。

  1982年,毛远明毕业于西华师范大学(与四川师范学院同根同源)中文系,1987年结业于西南师范大学汉语史研修班,先后师从余行达教授学习文献学和刘又辛教授学习汉语史,主攻文字训诂。

  2017年3月23日上午,毛远明教授因病医治无效,在成都华西医院逝世,享年69岁。生前系西南大学汉语言文献所教授、博士生导师,是中国语言学会会员、中国音韵学会会员、中国训诂学会会员、重庆市语言学会学术委员会常务理事,一生共出版专著14部,其中独立完成8部,主编6部。

  无一字无来历 严谨学风令年轻学者敬仰

  汉语言文献所负责人介绍,《汉魏六朝碑刻异体字典》是毛远明先生主持的国家重大文化工程——《中华字库工程-石刻文字的搜集与整理》的成果之一,而早在2008年,毛远明教授就完成了200万字的巨著《汉魏六朝碑刻校注》,也是一本填补空白之作。而这本字典,则搜集了1416种汉魏六朝的碑刻拓片,经过毛远明和团队成员认真释读、考辨、整理,提取出其中的全部异体字,与其他出版物相比,它的材料真实性更强,所有字形一律以碑刻拓片、照片上的文字为依据,所取异体字字样,一律使用剪切的文字。学术界认定,这是我国第一部碑刻异体字典,拓展了学科研究范围,在学术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反映了我国目前碑刻异体字整理研究的最新成果,是我国文史、书法等学科研究的重要工具书。

  全书收录字头达5024字,碑刻异体、俗体51188个,无论是从引用碑刻材料的数量,还是从所列的字头,抑或是所收碑刻异体、俗体的数量,都远远超出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碑别字编、字表、字谱等原始性资料汇编。更为重要的是,该书还提供了准确的字音、详细的释义和完备的书证,是传统碑刻字书所不具备的,是一部名副其实的字典。

  专业人士认为,更为难得的是:毛远明先生积十余年之功,依照拓片图版认真考辨,对众多疑难字,遍查文献,类比字形,释读准确。书中所有异体字字形都直接从拓片中切取,改变了过去楷书转写或手工摹录的传统做法,保持了字形的本来面貌,避免了以往字形失真、异体脱漏、文字误读等种种弊端。

  该书不仅指出了每个异体字源自什么时代的什么碑,而且还实现了对碑刻中出现的每个异体字形的精确定位,即指出它出现在石刻中的哪一行,是哪一行中的第几个字。这是该书的首创,可谓匠心独运。如《字典》所列的“”(pian)

  (0165-1-1-24),结合《字典》后所附的《碑刻拓片目录》提供的对应的拓片编号,可以查到该字形所在的碑刻名称及具体的刻石时间信息,再根据《字典》凡例中对“石刻位置”代码的具体说明,便可知“”,出现在西晋永嘉元年四月十九日《王浚妻华芳墓志》首题第1行中的第24个字。——“如此考证之精准,令人叹服!”王本朝教授介绍时发出感叹,“这种严谨的学风,应该值得年轻的学者学习和尊敬!”

  甘为人梯 把自己发现的秘密公开告诉学生

  “先生讲课总是娓娓道来,使人如坐春风。每次先生讲课,刚开始的时候声音总是很小,有点听不清楚,然后声音渐渐放大,至于洪亮。先生由于主持多项科研项目,同时兼任文献所的所长职务的缘故,其电话总是开着。有时上课,电话响了,抬头一看,先生不见了踪影,原来是蹲在了讲台后面接电话——这是先生独特的习惯。”毛远明先生去世后,一名叫李大鹏的研究生在自己的博客中这样写到。

  他说,“先生讲课时,从不照本宣科——虽然那个‘本’是他自己的著作。他总是在讲解知识的时候注重传授科研的方法,同时指点科研的方向。这一点对于研究生十分重要。我至今还记得毛先生在讲‘训诂的内容及其源流’一章时指点说,我们可以根据这一点,列出以下题目来研究,如‘毛传的语法思想’‘郑笺的语法思想’。在讲到某某研究的时候又会谈到,现在这一方面研究尚浅,大家可以从这些地方入手来进行研究。搞研究的都知道,很多人都会把自己发现的研究处女地作为自己的秘密保护起来,生怕别人抢先出了成果。毛先生这种甘为人梯的精神令人动容!”

  》》重庆还有这些方言字你会写吗?

  2012年,毛远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介绍过几个重庆人常在说,却不会写的几个方言字:“(ha)麻将”“(kang)麻雀”“不要(you)”。

  他曾解释,(ha)其实就是“搓洗”的意思,(kang)就是“盖上”的意思,(you)是“动或挣扎”的意思。